晋书宗室安平献王孚注释翻译

发布时间: 2019-10-10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安平献王孚,字叔达,宣帝次弟也。初,孚长兄朗字伯达,宣帝字仲达,孚弟馗字季达,恂字显达,进字惠达,通字雅达,敏字幼达,俱知名,故时号为「八达」焉。孚温厚廉让,博涉经史。汉末丧乱,与兄弟处危亡之中,箪食瓢饮,而披阅不倦。性通恕,以贞白自立,未尝有怨于人。陈留殷武有名于海内,尝罹罪谴,孚往省之,遂与同处分食,谈者称焉。

  魏陈思王植有俊才,清选官属,以孚为文学掾。植负才陵物,孚每切谏,初不合意,后乃谢之。迁太子中庶子。魏武帝崩,太子号哭过甚,孚谏曰:「大行晏驾,天下恃殿下为命。当上为宗庙,下为万国,奈何效匹夫之孝乎!」太子良久乃止,曰:「卿言是也。」时群臣初闻帝崩,相聚号哭,无复行列。孚厉声于朝曰:「今大行晏驾,天下震动,当早拜嗣君,以镇海内,而但哭邪!」孚与尚书和洽罢群臣,备禁卫,具丧事,奉太子以即位,是为文帝。

  时当选侍中、常侍等官,太子左右旧人颇讽谕主者,便欲就用,不调余人。孚曰:「虽有尧舜,必有稷契。今嗣君新立,当进用海内英贤,犹患不得,如何欲因际会自相荐举邪!官失其任,得者亦不足贵。」遂更他选。转孚为中书郎、给事常侍,宿省内,除黄门侍郎,加骑都尉。

  时孙权称籓,请送任子,当遣前将军于禁还,久而不至。天子以问孚,孚曰:「先王设九服之制,诚以要荒难以德怀,不以诸夏礼责也。陛下承绪,远人率贡。权虽未送任子,于禁不至,犹宜以宽待之,畜养士马,以观其变。不可以嫌疑责让,恐伤怀远之义。自孙策至权,奕世相继,惟强与弱,不在一禁,禁之未至,当有他故耳。」后禁至,果以疾迟留,而任子竟不至。大军临江,责其违言,吴遂绝不贡献。后出为河内典农,赐爵关内侯,转清河太守。初,魏文帝置度支尚书,专掌军国支计,朝议以征讨未息,动须节量。及明帝嗣位,欲用孚,问左右曰:「有兄风不?」答云:「似兄。」天子曰:「吾得司马懿二人,复何忧哉!」转为度支尚书。

  孚以为擒敌制胜,宜有备预。每诸葛亮入寇关中,边兵不能制敌,中军奔赴,辄不及事机,宜预选步骑二万,以为二部,为讨贼之备。又以关中连遭贼寇,谷帛不足,遣冀州农丁五千屯于上邽,秋冬习战阵,春夏修田桑。由是关中军国有余,待贼有备矣。后除尚书右仆射,进爵昌平亭侯,迁尚书令。及大将军曹爽擅权,李胜、何晏、邓飏等乱政,孚不视庶事,但正身远害而已。及宣帝诛爽,孚与景帝屯司马门,以功进爵长社县侯,加侍中。

  时吴将诸葛恪围新城,以孚进督诸军二十万防御之。孚次寿春,遣毌丘俭、文钦等进讨。诸将欲速击之,孚曰:「夫攻者,借人之力以为功,且当诈巧,不可力争也。」故稽留月余乃进军,吴师望风而退。

  及高贵乡公遭害,百官莫敢奔赴,孚枕尸于股,哭之恸,曰:「杀陛下者臣之罪。」奏推主者。会太后令以庶人礼葬,孚与群公上表,乞以王礼葬,从之。孚性至慎。宣帝执政,有人知道伽蓝(集团)股份有限公。常自退损。后逢废立之际,未尝预谋。景文二帝以孚属尊,不敢逼。后进封长乐公。

  及武帝受禅,陈留王就金墉城,孚拜辞,执王手,流涕歔欷,不能自胜。曰:「臣死之日,固大魏之纯臣也。」诏曰:「太傅勋德弘茂,朕所瞻仰,以光导弘训,镇静宇内,愿奉以不臣之礼。其封为安平王,邑四万户。进拜太宰、持节、都督中外诸军事。」有司奏,诸王未之国者,所置官属,权未有备。帝以孚明德属尊,当宣化树教,为群后作则,遂备置官属焉。又以孚内有亲戚,外有交游,惠下之费,而经用不丰,奉绢二千匹。及元会,诏孚舆车上殿,帝于阼阶迎拜。既坐,帝亲奉觞上寿,如家人礼。帝每拜,孚跪而止之。又给以云母辇、青盖车。

  孚虽见尊宠,不以为荣,常有忧色。临终,遗令曰:「有魏贞士河内温县司马孚,字叔达,不伊不周,不夷不惠,立身行道,终始若一,当以素棺单椁,敛以时服。」泰始八年薨,时年九十三。帝于太极东堂举哀三日。诏曰:「王勋德超世,尊宠无二,期颐在位,朕之所倚。庶永百龄,谘仰训导,奄忽殂陨,哀慕感切。其以东园温明秘器、朝服一具、衣一袭、绯练百匹、绢布各五百匹、钱百万,谷千斛以供丧事。诸所施行,皆依汉东平献王苍故事。」其家遵孚遣旨,所给器物,一不施用。帝再临丧,亲拜尽哀。及葬,又幸都亭,望柩而拜,哀动左右。给銮辂轻车,介士武贲百人,吉凶导从二千余人,前后鼓吹,配飨太庙。

  安平献王司马孚,字叔达,是西晋高祖宣皇帝司马懿的下一个弟弟。最初,司马孚的长兄司马朗字伯达,司马懿字仲达,司马孚弟弟司马馗字季达,司马恂字显达,司马进字惠达,司马通字雅达,司马敏字幼达,都非常有名,所以在当时号称“八达”。司马孚性格温柔敦厚清廉谦让,广泛涉猎经史典籍。汉朝末年政局动乱,司马孚和他的兄弟们处在危急存亡的时刻,生活简朴,但他仍然看书不知疲倦。司马孚性格豁达宽厚,凭借忠贞清白立世,从不和别人结怨。陈留郡的殷武全国闻名,曾经因犯罪而受谴,司马孚前去探望他,于是和他同住分食,谈论的人很称赞司马孚的做法。

  魏国的陈思王曹植才智卓越,精选官吏,任用司马孚做文学副官。曹植依仗才学,骄傲而看不起别人,司马孚每次直言极谏,开始不和曹植的心意,后来曹植向他酬谢。后来升为太子中庶子。魏武帝曹操去世,太子曹丕号啕大哭得很厉害,司马孚进谏说:“魏王刚去世,天下要依靠殿下的号令。应该向上为了祖先,向下为了天下,怎么能模仿平民百姓的孝呢!”太子过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,说:“爱卿说得对呀。”当时群臣刚听说皇帝驾崩了,互相聚在一起痛哭,不再讲究排列次序。司马孚用严厉的声音向朝臣呵斥说:“现在皇帝刚去世,天下震惊动荡,应当早立继位的国君,来安定天下,(你们)却只在这里哭吗!”司马孚和尚书和洽一起驱散了群臣,安排好宫禁的防卫,准备好丧葬事宜,拥立魏王太子来登基,这就是魏文帝。

  当时应当选用侍中、常侍等官职,太子左右一直跟着他的人颇有委婉劝说主上的人,便想要立刻就任,不选用别人。司马孚说:“即使有了尧舜,也必须有稷契的辅佐。如今嗣君新立,应当进用海内英才贤人,尚且担心得不到,如何想凭借这次机会自己内部相互推荐呢!官职不能胜任,得到它的人也不足以凭借它而显贵。”于是更换了其他人选。转任司马孚为中书郎、给事常侍,住宿在宫省内,任黄门侍郎,加封骑都尉。

  当时孙权自称籓属,请求送儿子作人质,还要遣送前将军于禁回来,但是很久都不到。天子拿这事问司马孚,司马孚说:“先王设九服制度,是对荒远地区用德行来感怀他们,不用中原华夏的礼节责难他们。陛下继承大业,边远地区的人都来纳贡。孙权虽然没有送儿子来做人质,于禁没送到,仍然以宽待之,同时培养士兵战马,以观其变。不可以因为嫌疑而责备他们,恐怕就会伤还怀柔远方的意义了。从孙策到孙权,世代相继,国家之间惟有强与弱的差别才重要,不在一个于禁,于禁还没送到,应当有其他原因。」后来于禁到了,果然是因为得病而迟缓淹留,但是作为人质的儿子终究没来。魏国大军逼近长江,责难孙权违背誓言,吴国于是断绝关系不再进贡。后来司马孚外放为河内典农,赐爵位关内侯,转任清河太守。最初,魏文帝设置度支尚书,专门掌管统军治国财用开支,朝廷议论因为征讨还未停止,一切政府行为还需节制。等魏明帝继位,想任用司马孚担任这个职务,问左右说:“司马孚有兄长的风范吗?”回答说:“像他的哥哥。”天子说:“我得到司马懿兄弟二人,还有什么可忧虑的。”转任司马孚为度支尚书。

  司马孚认为要打败敌人取得胜利,应该有准备预防。每次诸葛亮入侵关中地区,边境的士兵不能制服敌人,京师的军队赶赴战场,就赶不上战事的时机,应该预先选 拔步兵骑兵两万人,把他们分成两部分,作为征讨敌人的准备。又因为关中连年遭受盗贼侵略,粮食布料不够,让冀州的五千农民壮丁驻扎在上邽,秋冬时节练习作 战阵法,春夏时节种田桑蚕。因为这些做法关中军队和国家都有了盈余,对待敌人有所准备了。后来司马孚被任命为尚书右仆射,晋升爵位做了昌平亭侯,升为尚书 令。等到大将军曹爽专权,李胜、何晏、邓飏等扰乱朝政,司马孚不管众多的事物,只是修养身心远离祸害罢了。等到宣帝司马懿诛杀了曹爽,司马孚和景帝司马师 驻军防守司马门,凭借功劳晋升爵位做了长社县侯,加封侍中。

  当时吴国的将领诸葛恪围住了新城,任用司马孚进职督率各路军队二十万人防御他。司马孚临时驻扎在寿春,派毋丘俭、文钦等前去讨伐。各个将领想要快速地攻打诸葛恪,司马孚说:“进攻的一方,是要消耗大量人力才能成功的,而且应该欺骗巧诈,不要与敌人力争。”所以故意停留了一个多月才进军,吴国的军队远远望见 对方的气势很盛就退兵了。

  等到魏国的高贵乡公曹髦被杀,百官都不敢前去奔丧,司马孚抱着尸体放在大腿上,哭得非常悲恸,说:“让陛下被杀是为臣的罪过。”上奏请求捉拿主谋者。正好 太后下令按平民的礼节安葬曹髦,司马孚和诸侯朝臣上奏章,请求改用国君的礼仪安葬,得到了批准。司马孚性格十分谨慎。晋宣帝司马懿执政之时,他就有意避免 过多地参与权政。而后司马氏几次废立皇帝,他也未参与谋划。景帝司马师和文帝司马昭因司马孚是长辈,也不敢逼迫他。后来进封他为长乐公。

  晋武帝司马炎接受 禅让登基,封司马孚为安平王,加官升爵做了太宰,拿着信物凭证、统率朝廷内外中央和地方一切与军队有关的事物。泰始八年去世,九十三岁,谥称献王。


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开奖直播|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| 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室| 44996a.com| 红叶心水论坛开奖现场| 铁算盘资料王中王| 通碼报高手论坛| 正版挂牌论坛资料| 创富心水论坛资料| www.4887.com| 香港天下彩|